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【烽火狼牙缘(更新至三十)】【作者:不详】

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7-14 16:27 编辑
一、草原早春

  公元前131年的春天来的相当的迟缓,都三月下旬了,草原上的雪还没有消融。蔺思牧悠闲地躺在帐幕里望着夕阳映照下的大草原。年仅18岁的他已经是赫赫有名马贼头目了,自从两年前原先的老大带着妻子和无数的财宝去南方定居后,他就无可争议地成为了黑风骑的首领。

  蔺思牧身体还未完全发育成熟,并不强壮,虽然他有一张英俊的脸蛋,但这并不足以使他有资格染指龙头老大的位置。真正令那帮彪悍的马贼俯首帖耳的是蔺思牧的智慧,是他那个读过书、懂兵法的脑袋。

  自从他掌权以来从下至上对黑风骑进行了改革,就拿兵器来说,他力排众议从主战兵器中将剑和矛淘汰掉,改换成向来为汉人不屑的胡刀,并利用内地汉人先进的冶炼技术将刀变窄变长,胡刀由此变成了黑风骑专用的马刀。在数次对匈奴部落的劫掠中,新式马刀成了匈奴人的噩梦,就连强横的匈奴骑兵也尝到了屁滚尿流的滋味。

  金乌缓缓的向西方的地平线移去,鸟儿们也成群的返回了它们在草原边那一片片的树林里的巢,马帮里的妇孺们都去河边做饭了,弟兄们都出去“干活”去了,整个营地里只剩下蔺思牧一人了。蔺思牧感到了一阵孤独,不由地想起了恩重如山的师傅。

  没有师傅的教诲他可能还是一个牧童,也不会去读书识字,更不会去钻研兵法。若不是师傅传下的骑射功夫和格斗术,他蔺思牧早就成了边境冲突的牺牲品了,而不会是令匈奴和汉军都闻风丧胆的“狼牙棒”蔺思牧了。

  一想起边境居民给他起的绰号,蔺思牧不禁一阵脸红。事情还得从他十五岁时说起,那时蔺思牧替师傅去西部的马集去买有高昌血统的马匹,回程时在一处大峡谷迷路了,粮食很快就消耗完了,只能和马匹一起吃草来填饱肚子,但蔺思牧根本不知道那处生长着草原上罕见的“驴鞭草”。此草本为草原野驴在交配季节里用来催情的,对人本身没什么危害,只是会使服用此草者的阳具变的又硬又大。在此后的三个月里他天天以此草维持生机,直到有商队路过将他带出峡谷为止。

  此后的几年里,蔺思牧就发现他的小姐巴发疯一样的长大,在勃起时竟然有八寸多长,头上那个大蘑菇和初生婴儿的拳头那般大。这些已经让这个未经人事的小伙子尴尬不已了,没想到更令他窘迫的事接着就来了。一年夏天,蔺思牧和马帮里的几个伙伴在河边放牧,由于天热他们就脱去衣服去河里洗澡。突然,河边的稀树林里窜出十几头野狼来攻击他们的牲口,蔺思牧他们来不及穿起衣裤就冲上岸与野狼搏斗。

  在他们经过血战即将把狼群赶跑之时,一头野狼突然扑向蔺思牧并一下咬住了他裸露在外的命根子,狼随即被赶过来救援的同伴砍成数段。大家都以为蔺思牧的小姐巴彻底的废了,但当他们看到蔺思牧那条完好无损的大小姐巴时都惊讶得合不拢嘴,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头狼的牙齿竟然被崩掉了几颗。

  于是回去后蔺思牧的小姐巴比狼牙还厉害这事就一传十、十传百地传开了,有好事之徒更是加油添醋的描述,最后传言就变成了蔺思牧的小姐巴象狼牙棒一样。从那以后,边境地区的大姑娘、小媳妇们一看到蔺思牧就会脸红,咬嘴唇,倒是弄得蔺思牧不好意思到附近打转了。

  一阵急促的蹄声把蔺思牧从回忆里拉了回来,这蹄声他太熟悉了,是兄弟们回来了。蔺思牧站起身来,走到了营地门口,果然是黑风骑的人马得手而归,在最前面的一匹马上好象还绑者一样什么东西。马队飞快的接近蔺思牧,转眼双方距离就不足三十步了,马背上的骑士呼的一下把绑着的东西向蔺思牧扔了过去,口里还嚷嚷着:“老大,我们把你媳妇抓来了。”

  蔺思牧还没回过神来就感觉到一团软绵绵、香喷喷的东西冲入了怀里。

二、刁蛮少女

  蔺思牧定下神来往怀里瞧去,顿时觉得心跳加速,双手发颤。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鹅蛋脸,弯弯的柳叶眉下是秋波一样澄清的眼睛,细细的鼻梁又挺又直,樱桃小口微微噘着,白中透红的皮肤润腻无比,吹弹得破,一头乌黑的青丝因为打斗和奔波已经散开,随风飘扬,多么美丽的女人啊!良久,蔺思牧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终于从这美貌少女身上回过了神。

  “二狗,这是怎么回事?”蔺思牧转身向把这尤物抛给自己的大汉问道。

  那个叫二狗的青年咧嘴笑道:“这是我们在雁门关北面的官道上抓到的,还有一男一女呢!另一个也长得美的很,可惜给跑了。”

  另一个叫黑子的马贼也上来凑趣道:“老大,这妞野得很,我们伤了好几个弟兄才得手的!”

  随着一阵哄堂大笑,马贼群中有人叫道:“野才够味嘛!”

  “对,不野要老大的狼牙棒干什么!”

  蔺思牧见众人的话越说越粗鄙不堪,就不再答话,抱着这美少女径直朝自己的营房走去。进入房内,蔺思牧小心得将那少女放在自己的床上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,家在哪儿?”蔺思牧温和的问道。但那少女沉默不语。

  “你不是本地人,到雁门来干什么?”。她仍不回答。

  蔺思牧从来没有对付女孩的经验,见那少女根本不理睬自己的问题,有点不知所措了。忽然,蔺思牧想起了什么,高兴的对那少女说:“你是不是被绑得不舒服,不愿理我?”

  少女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  蔺思牧一下子兴奋起来,问道:“那我给你松开绳子,你就愿意和我讲话了?”

  那少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,连连点头。

  蔺思牧马上走过去将捆住那少女的绳索松开,并伸出手去想将她扶起。蔺思牧这时注意到少女那白嫩的小手,正想去摸一把,突然发现那小手变成了小拳头,然后小拳头在自己的眼前一下子变大了,接着就感到脑门上被重击了一下,摔在了床边。

  那少女一跃而起,冲到蔺思牧跟前,朝他的下阴部位重重地踢了一脚。这少女收回脚的一刹那却痛苦地抱着脚弯下腰去,这时蔺思牧正好回过神来,扑上前将那少女紧紧的压在身下,抓过床上的绳子就把那少女重新捆了起来。那少女由于震惊和脚部的疼痛几乎失去了反抗能力,很快被蔺思牧绑了起来。

  “你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蔺思牧显然对那少女的出手之快,招术之精感到了吃惊。

  “你这狗贼不配问。”少女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那你准备被捆一辈子吧!”蔺思牧略带嘲弄地说道。

  “你敢,卫青会来救我的,到时你求饶都来不及。”

  “卫青是谁,他算老几,就算李广来了我也不 不怕!”

  蔺思牧讲这话的时候显然有些底气不足。这也难怪,面对龙城飞将时谁都会仔细的惦惦自己的份量。

  那少女显然是听出了他对李广的顾忌,笑着说:“那好,就叫李广来救我。”

  蔺思牧脸一红,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,在斗嘴上蔺思牧看来是输定了。

  看着那少女嘲弄的眼神和不屑的笑容时,蔺思牧不由心头火起,该治治这野丫头了,不然她会越来越无法无天的。想到惩罚,蔺思牧的心头浮现出师傅教训自己的情形,不禁哑然失笑。

  “喂,狗贼,你笑什么?”那少女看到蔺思牧的笑容感到有些不对劲了。

  “哦,我刚想到一个惩罚你的办法,打你屁股。”蔺思牧得意洋洋地回答。

  “你敢!”那少女有些色厉内荏了,毕竟李广的救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的事。

  “为什么不敢!”蔺思牧大步走到床前将那少女翻了个身,变成脸冲下,臀部冲上。

  “你敢动我,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”那少女这下真急了。

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15 13:56重新编辑 ]